杂谈:你是我之因果的所有指向

第一次看到这一句话,是在《大道朝天》的第48章,这一句话是从井九的口中说出的,也正好是这一章的章节名。

作者在章节的末尾补充了马克思先生的一句话(马克思: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),这一句话给我带来了很多启发。

在我看来,这一句话其实并不完整,所以我不认可。

一个人应该是由两部分组成的:“自我”和“他我”。

“自我”:自己眼中的“我”。

“他我”:他人眼中的“我”。

在论坛上看到了一段话,大意如此:

一个人死亡的过程有3个阶段:

第一阶段:心跳停止

第二阶段:亲朋好友出席你的葬礼

第三阶段:你的所有痕迹从世界消失

第一个阶段宣告了你生理学意义上的死亡。

第二个阶段宣告了你社会关系的死亡。

第三个阶段宣告了你彻底的死亡。

第一阶段其实是“自我”的死亡,因为人死了之后,意识也会随之消失,现代科学也不能证明一个人死亡后还存在灵魂。

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其实是“他我”的死亡,你的社会关系已经丧失了,你已经从别人的眼中消失了。

想到这里,就引申出了一个问题:“对'我'的定义?”。

如果一个人完全拥有了另一个人的全部记忆,继承了另一个人的全部社会关系,这是否意味着这个人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,另一个人定义了真正意义上的“我”,而原先的“我”已经死亡了?

在我看来,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重要。

一方面来说,你无法证明哪一个“我”才是真正意义上的“我”,所以何必纠结。

另一方面来说,这个问题并不重要,一个人完全拥有了另一个人的全部记忆,意味着“自我”的完整。继承了另一个人的全部社会关系,意味着“他我”的完整。“自我”和“他我”都是另一个意义上的“我”,这一个“我”和另一个“我”有什么区别?所以这个问题并不重要。

暂时只想到了这里,希望能给你带来一点启发。

预告下一个杂谈:“他我”的可能性

最后修改:2019 年 06 月 03 日 09 : 46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

发表评论